求索者深度社交平台
微信公众号
求索派
手机版
访问手机版

抛弃幻想,重新出发——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0
回复
1003
查看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18-5-9 10: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水兮 于 2018-5-9 10:08 编辑

* 本文为南水老师在激流网“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因网络上资源均已被删,特求稿发在求索派社区平台“求索者说”专栏,希望此文能多存续一段时间、多影响一些求索者,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中国共产主义的幽灵们,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在21世纪的今天,已经不能简单地说他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而可以说他是科学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

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主要有三大类:西方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和科学马克思主义,前两种是资产阶级马克思主义,只有马恩列斯毛这一脉的科学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马克思主义。科学马克思主义迄今为止的最高峰还停留在文革社会主义这一阶段,一直没有新的发展,甚至连对它的准确理解都已变得困难。毛泽东思想也遭遇这样的厄运。官方流行的毛泽东思想已被篡改为中国特色资本主义意识形态。

在这样的特殊时刻纪念马克思,就需要梳理我们的时代及在这个时代对待马克思所应持有的立场和使命。

在中国,现实共产主义,因为背叛者将其划入“远大理想”,而彻底告一段落,共产主义的存在形式由此完全转变为幽灵,让中国共产主义者回到1848年状态。中国科学马克思主义者必须抛弃幻想,重新出发。

中国文革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的终结,虽然是以一场愚蠢而可耻的政变实现的,但其私有化的开端跟原始公有社会私有化的开端是一致的。首先是被打倒的干部和知识分子复出,美其名曰“拔乱反正”,其实是将被抑制的与体力劳动分离的脑力劳动释放出来,直接使它与政治权力结合,剥夺工人农民管理国家的权力,成为政治上的统治阶级。

接着是制造私有化早期舆论,主要是围绕三个概念:“资产阶级法权”、“唯生产力论”和“实践”。否定“资产阶级法权”这一社会主义社会继续革命的核心概念,是中国文革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被私有化和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理论形成过程的开端。它一方面可以名正言顺地扩大“按劳分配”原则使用范围,最大化地实现被释放的与体力劳动分离的脑力劳动的利益。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按劳分配”原则就是按脑力劳动分配。不将“资产阶级法权”对“按劳分配”原则的抑制去掉,被打倒的干部和知识分子复出就失去物质利益的意义。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方面,可以披着“按劳分配”的外衣扩大和加强复出的干部和知识分子对生产资料的实际控制,从而剥夺工人农民管理经济的权力。这主要表现国企从放权到承包的发展过程。复出的在政治上和在文化上逐渐获得独占权的干部和知识分子急于培育在经济管理上获得独占权的经济精英,进一步作为自己统治的基础和同盟。

将工人农民从政治、文化和经济上的管理领域挤出来,使得中国文革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被私有化可谓万事俱备,只差临门一脚。不被“资产阶级法权”概念抑制的“按劳分配”原则,足以为脑力劳动增加消费资料积累和实际控制生产资料提供理论合法性,但不足以为其私有化提供完整的舆论准备。

打破原有社会主义概念对他们私有化进程的一切束缚成为必要。他们的理论鼓吹手敏锐地抓住“实践”这个概念,任意利用实践与理论关系的复杂性建构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开端概念——庸俗实践观和庸俗实事求是观,即对所谓的“一切从实际出发”中的“实际”(也即“实事”)作资产阶级庸俗化处理。他们未对历史前提加以批判的“现实”、“实事”和“实际”直接作为实践的出发点,将科学马克思主义的“实际”和“实事”概念的革命性完全阉割掉,并宣布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把这一条作为评判马克思主义理论现实性的唯一标准,从而可以达到任意裁剪和歪曲科学马克思主义的目的。

对其历史前提不加批判的“实事”和“实际”概念,是彻彻底底的资产阶级实证主义概念,也是当前高校学术规范的核心规则。借用黑格尔的表达,是只取其保守性的一面:“现实的必是合理的”,而去其革命性的一面:“合理的必是现实的”。他们对生产资料的实际控制从此成为实践的出发点,也成为改革开放的开端。有了这样的出发点和开端,其后每一步私有化构成的现状都会成为所谓的“实事”和“实际”,“一切从实际出发”便是从这样的“实际”出发,一切要讲“实事求是”便是从这样的“实事”中求出作为真理的“是”。

在社会化大生产基础上搞私有化,必然是资本主义私有制。这就需要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过程。这一过程无例外地与西方资本主义原始积累过程具有高度的同构性。换言之,中国文革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的被解体过程具有私有化和资本主义化的双重性,前者与原始公有社会的私有化过程具有同构性,后者与封建社会晚期资本主义原始积累过程具有同构性。资本主义原始积累至少需要两个基本前提,一个是以国有资产或地主贵族资产为基础的为资本积累服务的国家主权。这在西方是以与商业资本结盟的货币地租地主贵族为基础的民族国家建构,在中国则是具有强大私有化冲动的对国有资产进行实际控制的干部群体。一个是源源不断的国外市场,它既是早期新增资本的主要来源,也是一国剩余价值资本化得以实现的地方。这在西方便是殖民扩张,在中国便是逆向殖民的对外开放。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政策迄今为止只是改进版重商主义。在帝国主义瓜分世界前提下,后发展国家无法建立资本原始积累所需要的相应的国家主权。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反而建设出这样一种国家主权,即建立在国有土地和国有资产基础上的国家主权。

最有效的革命理论,反过来使用也往往是最有效的统治理论。革命需要发动人民,只有最了解人民,才能最有效地发动人民。统治需要对付人民,只有最了解人民,才能最有效地对付人民。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实现三个“完全替代”:一是用“人民”概念完全替代“无产阶级”概念;二是用“美好生活”所表述的分配和消费完全替代“消灭私有制”;三是用“共产党的领导”完全替代无产阶级管理国家的“无产阶级专政”。

同时他们对马克思主义某些关键表述进行全面歪曲,并在此基础上无限拔高这些表述的意义。比较流行的主要有:一是将“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里的“自由”概念歪曲为资产阶级形式自由的意思。二是将“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思想歪曲为资产阶级人本主义的意思。三是将“无产阶级先锋队”概念抽象为一般先锋队理论,在此基础上运用马列主义政党理论建设资产阶级政党。四是将马克思的“人类解放”思想拉回到文艺复兴时期即资本主义形成阶段人文主义者的水平。

改革开放40年的回顾文章,从不写当年搞改革时每次的具体承诺。其实当年的具体承诺不仅绝大多数没实现,而且向这些具体承诺的反面发展了。每次都以发展社会主义的名义推动和深化改革,但每一次改革的结果都是进一步背叛社会主义。也就是说,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从具体政策目标看,绝大多数政策是失败的,即并未实现具体政策所设定的具体目标。在一些人看来,一些相对抽象的目标至少被实现了,尽管在很大程度上这主要是事后的一种再抽象归纳。这便带来一个需要考察的问题:具体目标与抽象目标的悖逆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现象?难道真的是一部分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所说的“意外的成功”?他们的抽象归纳主要有三种方式:生活水平指数、综合经济指数(另一面是国家综合实力)和生产力。某人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时论述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原理,只有生产力对生产关系的决定性作用,而没有生产关系自身的革命意义。

发展到今天,中国有可能形成由资本、土地与组织组成的中国式的大资产阶级政治经济“铁三角”结构,即以国家大资本、私人大资本、国际大资本相结合对地方资本和中小资本的统治地位为基本形式的融投型经济结构、以总地主对土地一级所有为主导结构的多层次土地所有制、以一党多层次组织对社会政治全面嵌入为主体形式的一党执政体制。

从现在看,这些年来的中国式公知反映的主要是中小资本的利益,既无力与与官僚资本有所区分的官僚制资本抗争,也无力与大资本抗争,又不愿与工人阶级结盟,因此在观念上空白无力,梦想着一种相对独立积累型中小资本的生长空间。前些年他们确实有一定空间,但现在越来越没有。他们操持与他们利益不相称的反映金融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语言,但这种语言可能会在大资本确立统治地位以后依然被新兴依附性中小资本操持,但所反映的利益主体发生变化。那时所操持的语言与其相应的利益主体可能相称,但可能依然无力,因为典型的金融资本主义需要较高的自由化体制,让融投结构中的依附性中小资本处在高流动性状态。中国即将形成的融投型金融资本经济结构应只是金融资本主义的早期形态。

中国资本主义地产运动在城市接近完成,这一轮乡村振兴运动有可能实现乡村的资本主义地产运动,将中国雇佣劳动者对资本的形式从属转变为实质从属。当局目前虽然开始倾向将土地流转到村集体组织手中,但已经是股份化。在有些地区甚至是将集体成员身份股份化和集体成员承包土地经营权股份化完全分离,各自展开,下一步将可能是在新城镇化中推动农村士地股份转让,从而农民与土地彻底脱离关系,被新集中的城业工业用地吸纳,成为上楼的农民。这轮乡村振兴建起来的美丽乡村则可能落在资本家及其御用打手即高级管理者手中。所谓“城乡统合”或“城乡中国”,只是一种空间融合的形式概念,其实质内容最大可能就是这样一种状况,而成为一种中国式“郊区化运动”。换言之,乡村将变得美丽,但在乡村里的人将被置换,上楼农民则将被圈禁在大都市与美丽乡村的夹心地带,为两边提供自由劳动力。这一演变过程会不会完全实现,尚要看其他因素的变化,比如新技术创新速度和全球一体化速度。也因此可以初步认定乡村振兴运动所创造的美丽乡村将是为人做嫁衣,这虽然是二三十年的过程,但以目前的改革政策及其所处经济社会结构来看,这一趋势难以避免。

如果说互联网产生以前工业自动化生产已经形成,那么互联网在生产过程中的真实含义首先是工业自动化生产进入智能控制阶段,实现相对完全的工业生产自动化;其次是使工业自动化生产进入一体化时代,即自动生产一体化。这两者综合起来,便把机器大工业在生产过程中的本质凸显出来,从生产力角度描述是自动生产的一体化和智能化,从生产关系角度描述是既有劳动与生产的分离。马克思曾经指出:“大规模的劳动丧失自己的体力,而技能则不是存在于工人身上,而是存在于机器中,存在于把人和机器科学地结合起来作为一个整体来发生作用的工厂里。劳动的社会精神在单个工人之外获得了客观的存在。”(《马恩全集》中文第一版卷46下页21)马克思所描述的这种劳动形式,其实就是劳动与生产分离的潜在形式。显而易见,机器大工业的这种本质直到今天尚未真正地实现和外化出来。只有等到现有劳动与生产分离这一本质完全实现和完全外化出来,才能说人类开始进入机器文明时代的成年阶段。

现有劳动与生产分离的第一个产物,在资本主义时代将产生生产绝对过剩,产生资本主义绝对危机。第二个产物,是科研产业化。科研成为相对独立的生产部门,生产性劳动者将以科研工作者和自动生产一体化工程师等为主体。在这种情形下,率先实现相应的研究型高等教育普遍化的社会体或政治体更加具有竞争力。通过不断地创新和创业,在自动生产一体化和智能化时代,科研产业化本身会成为一个巨大母体,从自身分化出无数的新兴产业,将此前的产业人群乾坤大挪移到这些新兴产业上来,成为各种各样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此前的所有工业产业几乎都是从工厂中产生形成,未来所有新兴科技产业将从实验室中产生形成。

这一乾坤大挪移将是一个不短的过程,还可能是人类最为彻底的一次人口在产业间的转移。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将处于无穷无尽的绝望和憋屈中,显而易见地感觉到自己被彻底淘汰而无所可去。率先实现转移的,在危机的间歇期也许可以通过与创业的联动获得可观的收入和竞争优势,但随着转移的完成,假如资本主义条件依然存在,这一崭新的普遍化的科学家阶层和工程师阶层就面临全面的无产阶级化的命运。

谁能说清楚谁是21世纪无产阶级,谁就能真正发展马克思主义。19世纪的“工人阶级”概念所指称的阶级,在21世纪有可能已经不代表生产力的发展方向,从而成为落后分子的一部分。“双无阶级”(无产阶级和无业阶级)将成为这部分人在今天及以后可能的命运。目前可能是处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都十分无力的时期,也是人类最危险的时期,无奈、憋屈,无望的挣扎等会持续较长一段时期,法西斯主义和文化保守主义等可能会盛行一段时期,危机可能会周而复始地发生。

这一切可能要等到阶级结构转换完成,即新的代表生产力发展方向的阶级形成,才有转机。在这一过程中要想帮助19世纪“工人阶级”概念所指称的人群认识到这样一种局面,并找到合适的组织形式组织起来,一同过渡到新的时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这种状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许多情形许多研究。

我们必须号召更多的人对当代世界和中国做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而不是沉迷于包括文化研究、批评理论和传播理论等在内的所谓文化左翼及其所从事的文化批判。文化左翼小部分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和改良主义的一部分,大部分是小资产阶级浪漫主义的一部分。文化左翼早已成为资产阶级学术体制比较高贵的一部分。对他们的批判已经不起作用,因为他们已经拥有强大的自我肯定机制,无论学术标准、社会地位、体制身份和资源配置。文化左翼是21世纪中国科学马克思主义的直接敌人。历史唯物主义,是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成为科学的。今天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性,依然必须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来实现。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西方左翼对资本主义及其各种器官的批判早已无害化。不仅无害化,而且帮助这些器官修正以更加强大,否则也不会一个个都尊享资本主义学术体制的高贵地位。在中国像西方这些批判资本主义一样的批判,也是无害的,也是可以尊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术体制高贵地位的。

1848年的马克思是几乎是通过两部著作使自己彻底地从德国从事意识批判的批判哲学中走出来的,进入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工作。我们则必须从当前从事文化批判的批判理论中走出来,而进入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工作。历史唯物主义最终成为科学,是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而实现的。

列宁1906年写作《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已经过去112年,中国文革社会主义实践已经过去42年。无论世界资本主义和中国特色资本主义已经发生深刻变化。如果把列宁时期的帝国主义称为列强帝国主义,所谓的冷战时期称为两级帝国主义,那么冷战结束至今可以称为全球资本主义,也即全球帝国主义。每一种帝国主义不仅有其相应的生产力基础,也有其相应的生产关系形态。中国特色资本主义是全球资本主义暨全球帝国主义时代的产物和构成。我们不能停留在一般意义上批判资本主义。这种批判基本上已经成为资本主义改良的一种智力支持,而在资产阶级学术体制中拥有一席之地。

全球资本主义暨全球帝国主义,不同于列强帝国主义时代工业寡头和金融寡头的结合,而是技术寡头与金融寡头在全球范围内实现结合的资本统治形态。在这一形态中,技术资本必须借助金融资本才能成为技术寡头,金融资本也必须借助技术资本才能成为金融寡头。在这一形态中,全球资本内部对剩余价值进行层级分割,资本之间的竞争和信用主要是围绕这种层级分割以普遍化的股份资本形式展开。在这一层级分割体系中,技术寡头和金融寡头结合在一起的全球寡头居于金字塔顶,在它下面的是一般性技术资本、一般性金融资本、工业资本、服务业资本和农业资本等。由于现在处于全球资本主义暨全球帝国主义早期阶段,全球资本与一国主权之间的冲突也是其基本矛盾之一。包括对外殖民、对外投资等在内的对外贸易是一国资本积累的前提,而全球资本主义暨全球帝国主义无远弗届,不再存在作为资本积累前提的对外贸易,便在金融普遍化运动中通过消费金融等形式开拓对劳动者未来的殖民。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世界处于一种全球帝国主义向另一种全球帝国主义转型时期,在这一时期各国贸易保护主义和文化保护主义甚嚣尘上,只不过是为争夺下一轮全球帝国主义主导权做准备而已。

作为资本主义根本矛盾一方的无产阶级在当前这种情形下基本上处于严重的碎片化状态。19世纪七八十年代恩格斯提出支持工人民族解放运动主张,开拓共产主义与民族主义结合的革命高潮,并产生半球性现实社会主义。一个世纪过去,由于现实社会主义严重受挫,在全球资本主义情形下,工人民族解放运动已经成为无产阶级碎片化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现有的工人阶级在新生产力趋势下呈现为双重边缘化,生产力上的边缘化和生产关系上的边缘化,有可能不再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这应是无产阶级当前碎片化的主要原因。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马克思主义和文化左翼也是其碎片化的原因之一。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既对立又孪生的关系,这是资本主义危机的根本原因。无产阶级可能被新的生产力淘汰,也不可能被资产阶级淘汰。在无产阶级没有在政治经济学层面找到未来方向的时候,持续的危机和无产阶级在开始可能被大资产阶级利用,但多次危机以后也会使无产阶级组织起来,自觉自主地将自己过渡到新的时代。因此先进分子在这一个过程中不仅要探索无产阶级在未来的方面,也要探索新的时代组织起来的方式,在这个基础上探索各种可能的具体行动。

维护劳动者现实的具体利益和当前利益是必要的,但这并不是无产阶级左翼和资产阶级左翼相区别的地方,因为后者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努力维护劳动者的具体利益。无产阶级左翼不同的地方在于强化无产阶级的主体性,在无产阶级未来方面着力,努力将具体利益和未来利益、根本利益统一起来。如果只是维护具体利益,则可能同时在巩固资产阶级统治。比如在乡村建设方面,凡是不考虑工业和农业结合的努力,都最后是加强城市资本主义对乡村的统治,从而是加强农业资本主义的行为。组织起来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通过组织起来实现工业和农业在组织内的结合。把农民组织起来的根本要义在于实现《共产党宣言》所说的工业与农业的结合。把农民组织起来如果只是单纯地从事规模农业,依然逃不掉被城市工业资本主义摧毁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认为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分离是人类社会第一次具有实质意义的大分工,在带来奴役、剥削和统治的同时也极大地促进社会生产力。在劳动与生产逐步分离的时代,这种社会分工不仅越来越不具有促进生产力的功能,反而正在变成根本性社会危机甚至绝对性社会危机的来源。资本社会化程度越来越高,也意味着生产社会化程度越来越高。在自动生产一体化和智能化的时代,如果人类不能在教育过程中逐步消除这种社会分工的可能,人类将陷入一种不可解的绝对性社会危急中。这就需要对教育的政治形式、组织形式和教学形式进行颠覆性创新,努力实现“人人享受研究型教育”这一目标。凡是继续制造“教育不平等”的社会体或政治体,在这场劳动与生产分离的竞争中,将都会被淘汰。从当前来看,这场教育革命必须从公立学校普遍实现“小班教育”开始。没这一前提,这场教育革命不可能有真正的进展。

在全球资本主义暨全球帝国主义时代,社会主义革命道路需要重新探索。在这个过程中,以往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经验教训,也必须在新的时代得到科学总结。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革命是密切相关的。在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社会主义建设是以革命目标和未来蓝图形式存在的,直接关系到革命动员的有效性。在社会主义建设阶段,社会主义革命是以路径依赖和革命精神形式存在的,直接关系到建设的社会性质。在革命史叙事已经成为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政党合法性论证的今天,为革命史做一般性的辩护也必然成为反对革命的王朝更替叙事,科学马克思主义必须走出这个陷阱。

现在只有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和文革社会主义这一脉的科学马克思主义,资产阶级还无法做到无害化处理,其他脉络的马克思主义几乎全被资产阶级做到无害化处理,并达到为己所用的地步。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时代无产阶级革命和被殖民地人民民族解放的理论。斯大林主义是无产阶级运用无产阶级专政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和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历史时期的科学马克思主义,毛泽东的文革社会主义是无产阶级运用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公有制建立社会主义生产政治体制和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历史时期的科学马克思主义。

在这一基础上探索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和社会主义建设理论是科学马克思主义的主要使命之一。

20180506


声明:该号是社区为转载“南水兮”公众号相关资料作为学研资料而添加,非本人
回复

使用道具 评分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求索派:进步青年思想与生活共同体,赶快加入吧!注册一个账号
亲爱的,赶快加入求索派吧!
X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热线:

4000-018-018

公司地址:上海市嘉定区银翔路655号B区1068室

运营中心:成都市锦江区东华正街42号广电仕百达国际大厦25楼

邮编:610066 Email:3318850993#qq.com

Copyright   ©2015-2016  求索派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迪恩网络